今天的橘学习了吗

全世界都是我墙头✅ Marco Reus🔒

准高三 皮囊丑 不温柔

主发手写 偶尔发文 业余手帐er

追索人心深度 不料却见人心浅薄

扩列➕qq1020486735
非真心不靠近 望周知

见谅

【豆腐丝】其实我还爱你

▪️空脑写爽文系列
▪️严重ooc预警 私设如山
▪️8012粉上豆腐丝真的是要哭死
▪️最好的罗伊斯做了最好的队长真滴高兴
▪️废话好多啊 先给两位和大家道歉了


虽然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但是当官方宣传发布的时候,罗伊斯还是打了个寒颤,八月的天,格策凑上来问他是不是着了凉,他摇了摇头,放在身旁的手机随即震了起来。
是克罗斯发来的祝贺,他们有同一个经纪人,私下关系一直都很好。
直到深夜,罗伊斯才回复完来自世界各地的友人和队友的祝福消息,他抱着自己坐在床上,眼睛却一直盯着手机。
没有他,没有莱万的祝福。
他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躺在床上翻个身却又觉得一天的训练过后能这么躺着真是幸福。
闭上眼,他看到了六年前的一个冬天。
那个时候他用一个吻回应了莱万笨拙又生硬的告白,他们约好在多特主场球场街上的第一个路灯下见面。
罗伊斯在家纠结了好久到底要穿什么衣服去见他的恋人,和姐姐切西娅再三确认了自己今天真的很帅才笑嘻嘻地裹着围巾出门,切西娅只好无奈地替他在父母面前打掩护。
莱万不想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让罗伊斯等他,所以提早了半个小时出门,没想到那天路况良好,他硬生生比约定时间早了四十分钟到达。
才站了没一会儿,多特蒙德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就飘飘悠悠地落下来,夜晚的温度也跟着雪花一起下降,他缩在角落里不停朝两手哈气,让身体维持一个温暖的温度。
开玩笑,他的小火箭那么怕冷,他可不想一晚上都不能牵到恋人的手。
多特蒙德街上的灯都是暖黄色的,就像这座城市的黄黑军团的那半黄,就像南看台球迷高举的翻腾着的黄色旗帜,就像莱万的小火箭,笑起来就点亮了他的整个世界。
罗伊斯走在路上一边用手接雪一边痴痴地笑着,切西娅叮嘱他带着的手套早就被他摘下来偷偷塞在信箱里,连指尖都冻得发红,他丝毫不在意,能够亲手接触到那些碰着就化成水的雪花,他高兴得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大街上就要欢呼。
路人看着他也觉得高兴,即将要去和恋人见面的欢愉全都写在了脸上,罗伊斯的快乐几乎传遍整条街的每个角落,认识他的不认识他的行人都笑着看他走过。
德国人骨子里的纪律性让罗伊斯还是在约定时间之前站在了多特蒙德的球场外,他故意放慢了脚步,顺着街尾慢慢走向街头。
越走近,波兰人的身影就看的越发清晰,莱万抱着胳膊站在那盏路灯下,背对着他的肩膀宽厚,一看就是等了很久的样子。
罗伊斯放轻了脚步,盘算着今晚要怎么给莱万一个小惊喜,他剥开一颗糖塞进嘴里,是他喜欢的柠檬味儿,深绿色眼睛在夜色下发亮,他站在离莱万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转着眼珠,白色的雪落在他黄色的帽子上,没多久就在皱起的地方积成一小堆,看着就让人发笑。
可是帽子的主人却毫不察觉,踏在地面薄雪上的脚步被刻意放轻,罗伊斯一步一步走向莱万,而后者浑然不觉,一边从袖口翻出手表一边跺脚抖掉大衣上的碎雪花。
罗伊斯在离莱万很近的地方还没有被他发现,他得意地笑了起来,一歪嘴角连自己都能闻到那股柠檬的香味,莱万终于有所察觉,揉了揉快要被冻僵的脸颊就要转过身来。但是罗伊斯反应地比他更快,跳起来就扑到莱万的背上,莱万生怕他摔倒,一边让自己和背上的整个世界保持平衡,一边背过手去护着他任由他挂在自己身上。
莱万,我好想你。罗伊斯凑在莱万的耳边说话,其实他满嘴满脸都是围巾的飞絮,他把脸胡乱在莱万后颈和衣领上蹭着,不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莱万被他的一句话惹得体温直线升高,他们不过才分开了几个小时,也许对热恋期的人来说已经是长达好几天的分离。
莱万刚想对背上的罗伊斯说些什么,就被脖颈处的冰凉触感刺激得一震,稍一偏头就看见罗伊斯被冻得发红的手贴在自己被围巾捂热的脖颈上,罪魁祸首却只是笑着把呼吸全都喷洒在他的后颈,然后委委屈屈地说我好冷呀莱万。
被放在地上的时候罗伊斯以为莱万生气了,在这样的冬天开这种玩笑,或许谁都会生气。然而莱万只是转过身在罗伊斯不解的目光中解开大衣的扣子,把自己脖子上温暖的围巾摘下来和他挂着雪珠的那条交换,又拉着他的手把他按进自己怀里用力抱紧,冬日里的小火箭就像是一块会动的大型冰块,莱万却越抱越紧,恨不得要把他融进自己身体里。
罗伊斯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乖乖地让莱万扣住自己的肩膀拉近两人的距离,直到莱万发白的指节越来越用力,才小声地说你弄疼我了。
莱万松开手罗伊斯就对他笑,他说有你我就再也不冷啦,莱万本来还在为他这么冷的天出门不戴手套而生气,看见罗伊斯冲他笑就一点脾气也没有了,他用热乎乎的手掌去揉罗伊斯冰冷的脸颊,稍微有一点温度了就用责备的语气对他说,出门都不带手套,冻生病了可就没办法踢球了。
可他的恋人还是笑,莱万伸手掸掉他帽子上的积雪,用自己的鼻尖去蹭他的,闻到了好闻的柠檬味道,罗伊斯神神秘秘地推开他,从口袋里摸出什么攥在手心里,他让莱万摊开手,说要给他一个惊喜。
莱万虽然对这个惊喜不抱有太大的希望,却依旧照做了,塑料的触感刮过掌心的时候莱万几乎要被气笑了,罗伊斯收回手嬉皮笑脸地看着他,莱万把皱巴巴的糖纸重新攥在自己的手心里,拉过罗伊斯就亲了上去。
他们交换了一个柠檬味的吻。
是甜的。


2018年11月10日 伊杜纳信号公园球场
即将开始的18-19赛季德甲第11轮比赛,多特蒙德主场对阵拜仁慕尼黑,南看台的两万五千名球迷高举BVB的旗帜,用人海为这支主场球队加油助阵。
更衣室里,罗伊斯作为队长在和队员教练一起做赛前动员。今年的德甲遇上了大洗牌,拜仁在积分榜上的排名和第一的多特蒙德隔了第二的沙尔克和第三的莱比锡,队长诺伊尔和副队穆勒都有些面带菜色,教练海因克斯说了句尽力踢就离开了,显然也是失望和自责。
莱万这场没有得到首发的机会,教练组决定下半场让他上场争取进球,他没有办法拒绝,只能压着脾气听从教练组的摆布。
比赛开始的哨声吹响的时候,莱万裹着棉服坐在替补席上发呆,他在看带着队长袖标的罗伊斯。
他想,真好啊,你都是队长了。


莱万和罗伊斯的初次见面并不是在多特蒙德的训练场上,他们两谁都没有提起过这件事,知情的第三者也只有罗伊斯的姐姐切西娅。
六月初的多特蒙德还是穿长袖的温度,罗伊斯套着白色衬衫和修身长裤陪妆容精致的姐姐坐在咖啡厅里,相亲。
好巧不巧,对面坐着的正是多特蒙德的前锋莱万,那时候罗伊斯还在门兴踢球,高层还在决定要不要放手他回去多特。
切西娅似乎对这次的相亲对象非常满意,长得帅,性格温柔,恰到好处的幽默,又和自家弟弟一样是个足球运动员,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可靠。
但是姑娘家的心思终究是更细腻一些,虽然罗伊斯在她身边心不在焉地刷了很久的手机,满脸都是不情不愿,但是坐在对面的莱万先生一直在偷偷看她的弟弟。一开始切西娅觉得只是同为足球运动员的好奇,但是慢慢地,那眼神里带了一些别的情绪,和她在酒吧里遇到的想泡她的男人们一样,切西娅觉得有些不自在,拎着手提包说去一趟洗手间。
莱万绅士地向她摆摆手表示并不介意,然后低下头搅弄那杯有些发凉的咖啡。
罗伊斯对莱万并不了解,最多也就是听过他的名字而已,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转会的事情让他头疼,现在他只想姐姐结束这场相亲赶紧放他回家睡觉。
但是莱万却看着他笑了,罗伊斯有些生气,鼓着腮帮子质问他,软糯的声音让那三分的怒气听上去像是在撒娇一般。莱万还是笑,一言不发,沉默的气氛让罗伊斯觉得尴尬,他把面前那一小块蛋糕戳得满身创伤,最后小心翼翼地问他,你觉得我姐姐怎么样。
罗伊斯抬着眼睛看向他的动作让莱万喉咙一紧,他早就听说过这个红白艾伦的左边锋,每次有他的比赛总会录下来一个人偷偷地看,场上最耀眼的那颗星星让他根本移不开目光。
莱万又笑了,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笔,抓过罗伊斯的胳膊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身体跨过整张桌子凑到罗伊斯耳边,喷出的热气让身板纤细的罗伊斯闭着眼就要往旁边靠。
比起你姐姐,我更想和你约会。
莱万说完还故意蹭了一下他的耳垂,罗伊斯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从脸颊红到耳根,他用湿漉漉的眼睛瞪了一眼在他眼里和不正经划上等号的波兰人,拿起手机气急败坏地往外走,头也不回的那种。
等切西娅回来,就看到服务员在收拾被罗伊斯碰翻在地的装饰花,她一边和服务员道歉,一边看着莱万买完单向她走来,她问莱万发生了什么事,而波兰人只是眨了眨眼说罗伊斯临时有事刚才匆匆忙忙地走了。
切西娅半信半疑,被莱万送到街口的她最终还是和莱万说了抱歉,莱万并不生气,反而看上去是满脸的意料之中,他们交换了一个善意的拥抱然后告别,在切西娅的注视之下莱万开着车回去了多特蒙德的住宅。
然后一回头就看见自家弟弟扒着路灯柱子一脸幽怨地瞪着莱万,切西娅三两步上前就揪着罗伊斯的耳朵把他往家里拖,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个小混蛋敢丢下你姐姐一个人。罗伊斯不敢把他和莱万的事情告诉姐姐,只好任由切西娅生气地拉着她逛街泄愤。
之后罗伊斯得知高层同意让他转会多特蒙德的消息的时候其实是崩溃的,他不情不愿地坐着切西娅的车一路哀怨地往训练场驶去。莱万留给他的电话走出咖啡厅就被他用手强行抹掉了,回家洗澡的时候又擦了好几遍沐浴露直到皮肤红得火辣辣地疼才罢休。
到训练场门口罗伊斯还在求姐姐说能不能不去,切西娅翻了他两个白眼就一脚把他踢了进去,罗伊斯哭丧着脸和教练打招呼,又和每一个新队友打招呼,当然也逃不掉和莱万再次相遇的宿命。
莱万等了大半个月才盼来他的小火箭,他在整个训练场惊讶的目光下强行和罗伊斯拥抱了一下,在他耳边说你没给我打电话我好伤心,于是收获了一个气急败坏的小火箭,不禁觉得好笑。
谁也不知道没过多久他们就看似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恋人,也没有人知道短短两年他们就会分手。


下半场莱万被换上场的时候还在想,如果当初他没有转会该有多好,他们是多特蒙德的最佳搭档,也许德甲的第一也会经常是多特蒙德。
可惜没有那么多的如果,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莱万在场上奔跑了整整四十五分钟,替拜仁进了两个球也没能挽回多特4-2的局面,终场哨声吹响的时候,南看台的球迷爆发出了彻天响的欢呼,多特一队的队员把他们完成了帽子戏法的队长高高抛向天空,每个人又和罗伊斯拥抱。
莱万看得心痒,一个多月前罗伊斯终于在ins上回粉,拜仁的一个华裔工作人员告诉他这事还上了什么微博热搜,轰轰烈烈地被讨论了好些日子,只有他们才知道,罗伊斯是打算彻底放下这段感情了。
罗伊斯戴着多特蒙德的队长袖标和他的队友们一起向全场球迷致敬,莱万看着他和队友们鞠了一个又一个躬,看着他和格策在全场人面前展示他们最新的庆祝手势,最后看着他跑向自己,在十一月的冷风里脱下自己的球衣跟他交换。
“莱万,最后一次了,可别拒绝我。”罗伊斯笑得灿烂,莱万看到他红红的鼻尖就心疼,脱下自己的大衣就要往他身上套,但是格策比他更快地给罗伊斯披上了印着BVB标记的毛绒毯。莱万也笑了,笑得苦涩,他脱下自己的球衣递过去,罗伊斯冲他龇牙咧嘴,笑嘻嘻地,“我给你回粉啦,你看到了吗?”
莱万第一次觉得罗伊斯的笑容有些刺眼,激得他眼眶生疼,眼泪几乎就要掉下来:“嗯,看到了,我好高兴。”
格策给他披上毛毯就识趣地跑走了,罗伊斯伸出手和他击掌,敲拳,最后拥抱,媒体的镜头一直追随着他们,他们也毫不在意。
在拥抱的那一瞬间,不知道是谁说了话,动了心,直到最后分离也没能移开目光。
“其实我还爱你。”

其实我业余做手帐

真的业余 闭着眼贴那种

求各位大佬放过